健康壹号

医闻天下

热点关注

医疗动态

家庭保健

家庭生活

家庭医生

家庭养生

育儿园地

情感心理

首页 > 家庭保健 > 男性保健 > 为什么尿道狭窄患者经常伴随性功能障碍?

症状自查

cz1 cz2 cz3 cz4 cz5 cz6 cz4 cz1 cz2 cz3 cz4 cz5 cz6 cb1 cb2 cb3 cb4 cb5 cb6 cb7 cb1 cb3 cb2 cb6 cb5 cb7 cb4 正面 背面

为什么尿道狭窄患者经常伴随性功能障碍?

分享到:
收藏 来源:家庭医生报   日期:2018-01-29 14:40:14
  作者: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泌尿外科 谷遇伯、宋鲁杰(副主任医师) 、顾海鹰(通讯员)

  尿道是从膀胱通向体外的管道。男性尿道既管排尿又司排精,具有双重功能。其长度约16~22厘米,管径平均为5~7毫米。
  近年来,尿道狭窄发病率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均不断增高。在我国,随着经济的增长和建设、交通行业的飞速发展,尿道外伤患者人数持续增长,外伤导致的尿道狭窄患者也逐年增多。其中骨盆骨折导致的尿道狭窄占比最高,为37.87%。此外,医源性尿道狭窄及硬化性苔藓样变(LS)引起的尿道狭窄,也越来越常见。
不论何种原因导致的尿道狭窄,随着病情的进展,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排尿困难,给患者的生活造成严重的影响。因此应选择恰当的方式进行治疗,避免导致病情更加复杂化。
  中国男性尿道狭窄病因
(数据来源于全国13个中心,2005~2010年)
  Xu YM, Song LJ,et al., Changing trends in the causes and management of male urethral stricture disease in China: an observational descriptive study from 13 centres. BJU int, 2015. 116(6): p. 938-44.

  尿道狭窄为何会同勃起功能障碍(ED)一起出现呢?对于骨盆骨折尿道狭窄患者来说,出现ED的常见原因,分为以下三类:
  1.血管因素。骨盆骨折导致尿道损伤时,可能会同时损伤阴茎动脉或海绵体动脉,导致动脉性ED;骨盆骨折和会阴顿性受伤后,外力对阴茎海绵体的挤压和旋转,致使海绵体静脉关闭功能不全,导致静脉性ED。
  2.神经因素。阴茎的勃起过程需要在海绵体神经支配下完成。海绵体神经的两条主干走行于膜部尿道左右两侧,经过球部尿道左上方和右上方,从阴茎根部进入海绵体。骨盆骨折导致的海绵体神经损伤时,可导致神经源性ED
  3.心理因素。外伤性尿道狭窄患者往往伴有其他需要紧急处理的损伤,这使ED难以得到早期诊断和治疗,患者的心理压力也会不断增大,以致过分害怕性交失败,即使并不存在器质性病变,也会在心理因素作用下发生ED。
阴茎夜间阴茎胀大试验(NTP)可鉴别心理性ED和器质性(包括神经性和血管性)ED,并能评估ED的严重程度。
  NPT检查所用的仪器
  (进行检查时,将两个阴茎圈分别套在阴茎根部和头部,用来记录阴茎硬度和胀大程度)
  有研究发现,后尿道吻合术后检查出性功能障碍的概率相对较高,但其主要是原有损伤所导致,手术对其影响相对较小。部分患者术后早期出现的性功能减退,经过适当的治疗(如PDE5i和负压吸引)后,性功能会有一定程度的恢复。对于保守治疗效果不佳的患者,阴茎假体植入是最终的解决方案。
负压吸引治疗示意图
阴茎假体植入示意图
  同样,射精障碍也是尿道狭窄患者的合并症之一。射精管开口于尿道前列腺部,正常的射精是一个身心协调、分步进行的过程:在神经的支配下,输精管、精囊和前列腺收缩使精液进入尿道;膀胱颈部收缩以防止发生逆行射精;最终通过球海绵体肌和坐骨海绵体肌的强力收缩使精液从尿道喷射而出。其中任何一个结构损伤导致相关环节现问题,都有可能影响正常射精。
  尿道狭窄患者接受尿道成形术后,射精功能障碍可能得到改善,也可能仍然存在障碍。由于尿道成形术后狭窄段得以去除,射精阻力减小,原有的狭窄段尿道烧灼感或疼痛感也会随之减轻,因此射精功能得以改善。然而,术中暴露球部尿道时进行的球海绵体肌离断,以及可能造成的阴部神经损伤,将有导致射精量减少及射精后滴沥的可能。球部尿道腹侧移植后局部薄弱,也会造成射精功能障碍。
  随着手术方式的改良和修复材料的革新,尿道修复的成功率有了明显提高,在实现尿道解剖的通畅,排尿功能恢复的前提下,患者性功能的恢复也愈来愈引起关注。手术医师丰富的经验和恰当的操作配合术后心理辅导和相关治疗,能够使患者性功能得到最大程度的保护和康复。

专家介绍:
  宋鲁杰,医学博士、副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美国Wake Forest 大学高级访问学者。上海医学会男科学分会青年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亚洲男科协会青年委员 。
  临床擅长尿道狭窄(如骨盆骨折和骑跨伤导致的尿道断裂)、尿道下裂、尿瘘的外科治疗,男科疾病(阴茎勃起、射精功能障碍和男性不育),前列腺疾病(慢性前列腺炎、前列腺增生及前列腺癌)。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项;省部级课题2项。获上海浦江人才计划(急需人才);上海交大 “新百人” 计划 ; “晨星学者” 计划。以第1完成人获上海医学科技三等奖《运用组织工程技术行下尿路重建的实验研究与临床应用》。
提示:本站任何关于疾病信息和建议都不能替代执业医师的面对面诊断。网友、医生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 请谨慎参阅。
我要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