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壹号

医闻天下

热点关注

医疗动态

家庭保健

家庭生活

家庭医生

家庭养生

育儿园地

情感心理

首页 > 医闻天下 > 健康视点 > 为死亡设计仪式的年轻人:将追思会设计成“同学会”

症状自查

cz1 cz2 cz3 cz4 cz5 cz6 cz4 cz1 cz2 cz3 cz4 cz5 cz6 cb1 cb2 cb3 cb4 cb5 cb6 cb7 cb1 cb3 cb2 cb6 cb5 cb7 cb4 正面 背面

为死亡设计仪式的年轻人:将追思会设计成“同学会”

分享到:
收藏 来源:澎湃新闻   日期:2018-09-28 15:20:17
 为死亡设计仪式的年轻人:他们将追思会现场设计成“同学会”

  春日的一个清晨,在上海青浦的一处墓园中,一场仪式正在进行。

  一个穿着正式的女人把点名簿放在讲台上,台下的人不自觉地挺直了直腰,看了眼身旁空荡荡的座位。

  “下面开始点名!王芳,孙华,李红,袁晓岚……”点到名字的人一一答到。

  “袁晓岚,袁晓岚?”

  袁晓岚的名字重复回荡在大厅,无人应答。“啪”的一声,聚光灯暗了下来,袁晓岚的人生片段出现在了大厅前方的屏幕里。现实中的她,走完了50年的人生,在仪式之前已被火化。装有骨灰的盒子静静地躺在一个花篮中,周围装点着粉色玫瑰,一层白纱罩在上方。

  “尊敬的各位亲友、各位来宾,‘匆匆那年’,上海Lady袁晓岚追思暨安葬仪式现在开始。”

点击进入下一页

  接待中心装饰成了德仁里弄堂的样子。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一场“同学会”式的追思会

  聚光灯外,葬礼设计师魏晶望向舞台,她的同事们正扮演着一群学生。

  2017年4月,她接到了为袁晓岚举办追思会的通知,开车从青浦到市区和袁晓岚曾经的老班长见面。

  袁晓岚过世前已与墓园签订了“生前契约”,即生前规划身后事。

  袁晓岚一直过着独居生活。她终身未婚,父母也已过世,但与同学经常来往,感情深重。在去世前,她将自己的后事交给一位在弄堂一起长大的朋友来办。

  从小学到高中,她们都在同一所学校。袁晓岚知道朋友家里有些困难,遗嘱中将自己的一部分遗产留给了这位朋友。

  对于这些年袁晓岚的生活经历,老班长对魏晶说,因为一些感情原因,晓岚一直没有结婚。对方写给她的情书,她一直珍藏在床头柜里,最后在追悼会上烧掉。

  “烧掉真是太可惜了。”魏晶只好临时提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既然都是同学来参加,我们就干脆举办一个‘同学会’,就好像她还活着,同学们再次聚在一起。”

  应该如何称呼袁晓岚呢?魏晶说,袁晓岚没有结过婚,不能称她为袁“女士”,更不能称她为“小姐”,就称她为“上海lady”吧。

  魏晶和同事们将墓园接待中心装饰成了德仁里弄堂的样子,大厅过道里放置着弄堂的背景照片,让人走进去有一种老上海的感觉。

  他们折出了一支支纸飞机,把蓝色棉絮用胶水喷成云朵的样子,布置在会场周围。

  二楼举办追思会的电影厅大门在他们的装扮下,变成上海宁三小学的校门口,袁晓岚曾在这里上学。每位到场的“同学”在“入校”前要在毕业纪念册上签到,系上红领巾。女士佩戴鲜花手环,男士佩戴胸花,它们最后会被献至袁晓岚的墓碑前。

  追思会上没有哭丧和哀乐,《匆匆那年》的歌声缓缓流动,“同学们”点燃电子蜡烛,为袁晓岚祈祷。

  老班长说,他们仿佛穿越时光,回到了过去。

  魏晶静静地听着,今年31岁的她长着一张娃娃脸,一头短发让她看起来又瘦又小。她从2009年开始成为一名葬礼设计师,在此之前,她在一家婚庆公司负责策划工作。如今她所在的团队发展到40多人,分散在各个区域,有着彼此的分工。

  “让告别变得更美丽”,魏晶这样概括自己的职业。在她看来,传统的丧葬风俗缺少一些温情。在上海,丧礼必须在三天内完成,一些没有经验的年轻人只能听长辈在耳边不停地叮嘱“你要去销户口,买锡箔,去殡仪馆买花圈”。

  匆忙的丧礼过后,家属身心俱疲,也没有精力用来宣泄情感,只想好好休息一下,接下来还要投入工作。“我们缺少一个发泄的告别会、追思会,让家属坐下来,沉静地好好告别。”

相关新闻

提示:本站任何关于疾病信息和建议都不能替代执业医师的面对面诊断。网友、医生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 请谨慎参阅。
我要报警